更多>>精华博文推荐
更多>>人气最旺专家

陈丹

领域:妫午

介绍:第136章新的开始唐兰听顾茂晖的描述,大概在脑中想出了大致的位置,她在红包群里得到过一张八十年代的地图,唐兰曾经在地图上找过,和后世的北京城相比,现在这会儿很多建筑和设施还没建起来,显得荒凉一些。,唐兰转念一想,在北京买房并不亏,别人不知道,她可是清楚后世北京房价的上浮趋势,买房作为固定资产那可是比任何投资都值钱的买卖。唐兰又拿起一捆韭菜:“我爱人工作调动,一起搬到了北京。”...

胡勤勇

领域:石晓腾

介绍:具体情况要顾茂晖去了才知道,顾茂晖这些天迎来送往,身体有些筋疲力竭,走之前丝织二厂说要举办一个欢送会,他走之后,原来的副厂长提了上来,顾茂晖不想太张扬,就婉拒了欢送会的提议。一半的补助也不少了!罗桂芝算了算,三十斤粮食的一半,那也就是十五斤了,而且上班时间很自由,她早上送安安上学后还能富余一个小时,三点下班,正好去接孙女放学,既能赚钱又能做家务。唐兰这次来的目的,无非就是探探顾大爷的口风,既然和她猜的所差无几,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,果然,顾大爷说道:“唐兰,你放心,顾民成和赵玉珍想过安生日子,以后别寻思了,善有善报恶有恶报,人做坏事,总得受着报应。”,小安安这几天忙着和小朋友告别呢,隔三差五就有班里的小朋友来小白楼找她玩,来的时候兴高采烈,走的时候彼此都是眼泪汪汪的,孩子对离别的理解很浅,或许对安安来说,以后不能一起玩,就是最大的悲伤。...

尊龙真钱游戏地主
p288q | 2017-12-17 | 阅读(57955) | 评论(13942)
唐兰听顾茂晖的描述,大概在脑中想出了大致的位置,她在红包群里得到过一张八十年代的地图,唐兰曾经在地图上找过,和后世的北京城相比,现在这会儿很多建筑和设施还没建起来,显得荒凉一些。罗桂芝听旁边楼的女员工说,布料厂的食堂在招人呢,不限户口,每天早上九点到,忙活到下午三点,中午管饭,每个月有二十五块钱的工资,不过算临时工,供应上比不了正式工,只能拿一半的补助。唐兰往前走了几步:“我回来看看冯大姐他们。”既然如此,唐兰就贴出了转售的通知,几天下来有想盘店的,不过因为价格还有其他方面没谈拢,唐兰算了算,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也就没太着急。罗桂芝这是想起以前伤心了,说起来,罗家人口也不少,但现在也只剩下罗桂芝一个人形单影只了。等又过了两天,唐兰在老孙头那买菜的时候,唐兰递钱过去,老孙头接过钱压低声音问:“你真要粮食?”唐兰算了算,顾茂晖每个月的供应并不少,粮食定量供应,顾茂晖每个月有四十八斤,一家三口的话,平时打打牙祭吃点私营小饭店,这个斤数足够吃,不过他们是四口之间,这些粮食就显得有些不足了。顾茂晖回道:“我明天预支一个月的粮食供应出来吧,总不能没米下锅。”唐兰见到背着筐的菜贩在叫卖,她过去一看,夏天的蔬菜瓜果都有,唐兰买了两斤西红柿、一斤黄瓜和一斤茄子,菜贩是近郊的菜农,家里地里的蔬菜新鲜又干净,每天都过来卖,顾客也都认识他,每天都能卖光。唐兰自然不会吧自己的想法告诉他,敷衍道:“畅想一下以后的新生活。”以前是顾忌着罗桂芝,怕赵玉珍闹影响她的病情,可现在都要走了,唐兰也就无所畏惧了。唐兰一边看着屏幕上的聊天记录,一边数红包余额里的物品,空间还剩下很多,唐兰把不容易携带的东西都扔进了余额里,至于以后怎么和他们解释,以后再说吧,就像罗桂芝说的,以后过日子一样都少不了。顾茂晖领大家上了楼,看外观,这楼房大概两三年的房龄,并不算太老,只是楼里面的环境一般,过道堆积着各种杂物,而且还有自行车横在里面,几个人绕着杂物上了三楼,现在是上班的时间,楼里人不多,顾茂晖开了门,无奈的摊手道:“我只是简单擦擦灰,还得好好收拾收拾。”唐兰又拿起一捆韭菜:“我爱人工作调动,一起搬到了北京。”顾茂晖办调职的手续繁琐些,加上又要见一些同事朋友,几天来都是早出晚归。秘书只能敷衍着,他也拿不定主意,顾茂晖听了秘书的话,只说以后顾茂祥再找过来不见就可以了。老孙头这下菜动了心,家里的余钱有一些,但都是农村劳动力,不像城里人每个月都发供应,不管多少,想买什么还能攒攒买,大孙子想喝麦乳精、想买大白兔吃,还是托了人换来的票,还搭上了不少人情,与其收钱,倒不如弄点票。顾大爷问她:“这次走了以后还回来吗?”...【阅读全文】
nwso1 | 2017-12-17 | 阅读(28278) | 评论(16753)
两瓶本地产的白酒,一匣子点心,唐兰去的时候,顾大爷靠着摇椅在门口晒太阳,蒲扇一收,连忙把唐兰迎了进去,一个劲说她太客气。就算是在以前,北京的一处四合院也绝对不便宜,能买得起这个地段这个房子的人,不会是普通人,而且听罗桂芝说,不仅仅是在北京,在天津、上海、苏州罗家都有房产的,上海的听说是一处小洋房?罗桂芝回家和唐兰、顾茂晖商量,想去老宅看一眼。顾茂晖指指饭桌:“钱和粮票我都放在桌子上了,需要多少你自己取,另外咱们来之前换的全国用的布票也在里面,足够扯两三身衣服了,有时间你们三个买件新衣服穿。”唐兰失笑,她如果是市管会的人,这会子也不会承认吧,老孙头多问一句,只是为了心安,她大方笑道:“大爷,市管会的人不会缺粮吃,我真的就是自家吃粮,也买不了太多,一个月二十斤就够了。”顾茂晖说,下火车之后直接坐公交就能到家,暂时住的地方是布料厂的宿舍楼,三楼朝南的房子,两室一厅大概有不到五十平,这样的居住环境已经算是很好了。唐兰一愣,旋即明白过来,他这是对自己不信任。唐兰买菜的时候遇到了同楼层的一个大妈,大伙都管她叫严大妈,严大妈是厂委的,听说是一个老北京,在附近很有威望。罗桂芝的话唐兰没听进去,她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:罗家以前是真有钱啊!布料厂附近一共有四栋楼房,其中她们住的这栋是宿舍楼,里面都是暂住的人,其他三栋是分配完的福利楼,如果没有意外,员工可以住上一辈子。八十年代住房条件一般,很多人家一家几口还挤在二三十米的小房子里,他们四个人能住上两室的房子,也是沾了顾茂晖是副厂长的光。唐兰一愣,旋即明白过来,他这是对自己不信任。老孙头家里也是如此,每年打下来的粮食吃不完,唐兰的二十斤对他来说完全不是问题。唐兰越想越美,忍不住笑出声,顾茂晖弹弹她脑门,声音温柔:“傻笑什么呢?”唐兰摇摇头:“轻易回不来了,对了顾大爷,我问你一件事儿。”唐兰离开了服装厂,虽然服装厂每个月的供应没有了,不过自从她继承了小白楼这套房产之后,把户口迁到了城里,每个月可以领城市居民的补助,虽然没有工作单位发放的比例高,但也足够吃喝。唐兰又道:“顾大爷,您哪,推波助澜就行,至于往外传这些消息,我这几天安排了,我走以后,顾家人做的丑事,全南坪村都得知道。”安安的嘴边还沾着馒头屑,顾茂晖给她擦干净,他提高音量问唐兰:“明天我不上班,家里还有什么要买吗?”...【阅读全文】
tdkt5 | 2017-12-17 | 阅读(56983) | 评论(66746)
第134章恶有恶报唐兰听到这样极具时代特色的口号,忍不住笑道:“好好,一起建设美丽的首都。”·菜农的菜比每个月供应的蔬菜几个还要便宜,罗桂芝念叨道:“不要票菜优价廉,以后有这些小菜贩啊,咱们家吃菜不用愁了。”具体情况要顾茂晖去了才知道,顾茂晖这些天迎来送往,身体有些筋疲力竭,走之前丝织二厂说要举办一个欢送会,他走之后,原来的副厂长提了上来,顾茂晖不想太张扬,就婉拒了欢送会的提议。唐兰转悠了一圈,去了顾大爷家里,从唐兰离开南坪村后,就没见过顾大爷,之前盖新房多亏了顾大爷烧砖帮忙,这次她要走了,打算去看看顾大爷,当然她还有其他的打算。时间过得很快,在丹阳市的日子只剩下三天了,离开之前,唐兰从红包群里拿出来几罐奶粉,像以前一样换了包装,带给了黄爱国,黄爱国媳妇的奶不多,平时买奶粉不容易,有了这几罐,好歹能解解燃眉之急。两瓶本地产的白酒,一匣子点心,唐兰去的时候,顾大爷靠着摇椅在门口晒太阳,蒲扇一收,连忙把唐兰迎了进去,一个劲说她太客气。菜市口商场的品种不如王府井那边的齐全,但比丹阳市还要好上不少,唐兰买了罐头糕点和白酒,另外买了茶叶,糕点、白酒和茶叶送给严大妈一家,安安喜欢吃罐头,黄桃和山楂的各一瓶。罗桂芝也赞同:“人家对咱们好,虽然没求回报,但礼尚往来关系才会越处越近。”顾茂晖问唐兰:“妈明天要去医院复查,我请假带她去吧。”顾茂晖上次已经带过去了不少东西,饶是这样,一家四口也没少背,出了火车站唐兰伸伸腰,顾茂晖带大家去公交站点等车,有轨电车票四分钱一张,售票员在肆分的票据上划一道斜线,轻飘飘的公交票递过来:“一共三张票,小孩不收钱。”唐兰越想越美,忍不住笑出声,顾茂晖弹弹她脑门,声音温柔:“傻笑什么呢?”就算是在以前,北京的一处四合院也绝对不便宜,能买得起这个地段这个房子的人,不会是普通人,而且听罗桂芝说,不仅仅是在北京,在天津、上海、苏州罗家都有房产的,上海的听说是一处小洋房?唐兰说道:“妈,你干活利索,而且做菜好吃,年轻人都比不上你。”唐兰只对卖衣服有经验,如果转做其他的,相当于是从头开始。听了唐兰的话,罗桂芝心疼的眼神淡去了三分:“那行!我再筛筛!”罗桂芝回家和儿子儿媳商量,顾茂晖和唐兰都不想罗桂芝太累,毕竟家里并不缺钱,就算是缺粮食,唐兰也已经想到解决的办法了,罗桂芝说起来轻松,但每天在食堂后厨,忙活的连腰都直不起来,她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,他俩不想罗桂芝太辛苦。...【阅读全文】
y8yaf | 2017-12-17 | 阅读(86369) | 评论(99606)
只是单单传几句谣言没人信,这时候只要顾大爷模棱两可说上几句,顾家人也就没机会辩驳了。唐兰想,自己想的太简单了,她买了菜之后没在多问,接下来的几天,唐兰每天照常卖菜,买蔬菜图个新鲜,反正菜农每天都过来。唐兰这几天认识了楼里的几个邻居,大家都是一个厂子的,唐兰几个人进进出出,好奇的人自然会问上两句。唐兰在服装厂待过,她知道现在住房很紧缺,之所以紧缺,不是因为土地不够,而是因为还没有大面积的兴起商品房,不管是哪个城市,盖起来的房子要么是自建房,要么是单位和企业建造的公房,拿着铁饭碗,免费住着公家房,这是大部分人最期盼的事情。唐兰不能每天闲在家里,来了北京,她总得找点事情做,家里有了罗桂芝,家务活和接送安安她都能全包,每个月指望顾茂晖这点工资和供应,早晚会坐吃山空。既然罗桂芝主意已定,顾茂晖也没再多加干涉,只是让她别太累,如果不想干了可以随时辞职。唐兰摇摇头:“轻易回不来了,对了顾大爷,我问你一件事儿。”严大妈把唐兰往前推了推:“这是我们布料厂新来的顾厂长的爱人,刚搬来没多久,我们住在同一层。”罗桂芝糖葫芦举了一路,幸好天气渐冷,糖葫芦没化掉,罗桂芝和唐兰说着每天的工作,食堂的人都很好相处,经过开始这段时间的培训,她现在的工作是切菜工。唐兰想,自己想的太简单了,她买了菜之后没在多问,接下来的几天,唐兰每天照常卖菜,买蔬菜图个新鲜,反正菜农每天都过来。唐兰这几天认识了楼里的几个邻居,大家都是一个厂子的,唐兰几个人进进出出,好奇的人自然会问上两句。不过这个要到以后才能验证了,唐兰要去北京了,她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群里的各个品牌,众品牌叽叽喳喳,有人说想看八十年代的□□,有人想看没被刻字的八达岭长城,还有人想让唐兰拍拍故宫。农村自家有粮仓囤粮,粮仓里的粮食放上几年都没问题,大家以前都饿怕了,生怕再赶上饥荒,所以条件好了之后,除了改善物质条件,不约而同的都在家囤点粮食。唐兰实话实说:“我们一家四口,三个大人一个孩子,每个月指望一份供应,粮食不够吃。”他见唐兰眼生,问道:“你是新搬过来的?”黄爱国虽然舍不得唐兰,可他清楚,去北京发展是好事,算是迈上了一个台阶,比留在丹阳市强太多。唐兰放下心,松了口气,既然顾家人有了报应,她心里的气也都消了,等顾茂晖回来,她把信纸递过去,顾茂晖看完搂上她的肩头:“怪不得你走之前要回一趟南坪村,原来是怀着这样的心思,这是他们应得的,索性我们不用回去了,任由他们折腾吧。”骡马市大街西侧有一个菜市口商场,离的不算远,唐兰骑车四十分钟就能到,唐兰也没去过,一路问了过去,她这次出来揣了足够的票和钱。顾茂晖上次已经带过去了不少东西,饶是这样,一家四口也没少背,出了火车站唐兰伸伸腰,顾茂晖带大家去公交站点等车,有轨电车票四分钱一张,售票员在肆分的票据上划一道斜线,轻飘飘的公交票递过来:“一共三张票,小孩不收钱。”“这样呀,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,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,走到一起来,我们一起建设美丽的首都!”...【阅读全文】
017yf | 2017-12-17 | 阅读(73354) | 评论(86226)
顾大爷之所以觉得愧疚,是因为这段姻缘也是他一手促成的,当年罗家人不同意,顾家的家里人也在犹豫,是他担保,说民成这孩子不错,桂芝也是好闺女,两个人在一起能踏实过日子,顾大爷在家族里也算是有点威望,后来顾民成和罗桂芝结了婚,生下孩子,也是甜甜蜜蜜过了两年幸福的日子,顾大爷一直很欣慰,觉得当年他的促成是正确的,可谁知道顾民成外面有了女人怀了孕,后面和罗桂芝离婚。顾茂晖回道:“我明天预支一个月的粮食供应出来吧,总不能没米下锅。”唐兰和顾茂晖商量:“要不咱们买个四合院住?”唐兰摇摇头:“轻易回不来了,对了顾大爷,我问你一件事儿。”成衣店郑师傅不打算再做,他说自己年纪大了,也到了该养老的岁数,如果兴致好,可以接点做衣裳的小生意,开店对他来说太耗费精力。顾茂晖办调职的手续繁琐些,加上又要见一些同事朋友,几天来都是早出晚归。时间过得很快,在丹阳市的日子只剩下三天了,离开之前,唐兰从红包群里拿出来几罐奶粉,像以前一样换了包装,带给了黄爱国,黄爱国媳妇的奶不多,平时买奶粉不容易,有了这几罐,好歹能解解燃眉之急。唐兰听到这样极具时代特色的口号,忍不住笑道:“好好,一起建设美丽的首都。”如果说唐兰以前是单纯好奇,可最近,她大概猜出了其中的缘由,所以她告诉顾大爷:“顾大爷,茂晖亲妈回来了。”不过从人家菜农的角度也能理解,唐兰本来就是生面孔,突然说要买粮食,任谁都要产生怀疑。唐兰说道:“你去吧,一会儿天黑了,我带安安她们在附近吃点饭,另外家里如果缺什么,这两天我去买买。”唐兰说道:“你去吧,一会儿天黑了,我带安安她们在附近吃点饭,另外家里如果缺什么,这两天我去买买。”好在这里离北京也不算太远,等两个孩子大一点,坐火车去北京看他们,也算是旅游了。当年顾民成和赵玉珍的婚外情,只有亲近的几个人知道,村民都以为,赵玉珍是在顾民成离婚后才结婚的,不知道她是第三者,八十年代的社会风气很保守,插足别人的婚姻虽然没有法律上的约束,但在道德上,是要被人戳脊梁骨一辈子的。唐兰听到这样极具时代特色的口号,忍不住笑道:“好好,一起建设美丽的首都。”秘书只能敷衍着,他也拿不定主意,顾茂晖听了秘书的话,只说以后顾茂祥再找过来不见就可以了。自从唐兰一家搬进来,连个扫帚都没有,还是从严大妈家借的,顾茂晖的工作调动是经厂委研究过的,严大妈比楼里的别人更早知道,316有副厂长要搬过来住,远亲不如近邻,她为人又是出了名的热心肠,确实帮了不少忙。两瓶本地产的白酒,一匣子点心,唐兰去的时候,顾大爷靠着摇椅在门口晒太阳,蒲扇一收,连忙把唐兰迎了进去,一个劲说她太客气。...【阅读全文】
rukmp | 12-16 | 阅读(79168) | 评论(12384)
罗桂芝的话唐兰没听进去,她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:罗家以前是真有钱啊!罗桂芝这是想起以前伤心了,说起来,罗家人口也不少,但现在也只剩下罗桂芝一个人形单影只了。罗桂芝回家和儿子儿媳商量,顾茂晖和唐兰都不想罗桂芝太累,毕竟家里并不缺钱,就算是缺粮食,唐兰也已经想到解决的办法了,罗桂芝说起来轻松,但每天在食堂后厨,忙活的连腰都直不起来,她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,他俩不想罗桂芝太辛苦。唐兰听到安安提起故宫是皇帝住的地方,她这才意识到一个问题,她们去北京了,住在哪里?顾茂晖没和唐兰说起过住的问题。可是罗桂芝也有她自己的打算,有句话俗气却令她很有共鸣,劳动使人快乐,当年她不干体力活,坐办公室时每天都很充实快乐,结婚后围着锅碗瓢盆,在没有了当初的充实感,如今虽然儿子孝顺,但让她过这么清闲的日子,罗桂芝反而心里不踏实。提到新生活,顾茂晖的眼神里也流露出了期待的神色,他自顾自说道:“咱们住的地方生活很便利,大概二百米左右的地方经常有流动的菜贩子卖菜,卖菜很方便,另外公交两站地的地方就是一家综合医院,如果有个头疼脑热,去医院也不用发愁,小区的后面就是一个小公园,妈你可以带着安安常常去散步,哦对了,电影院和舞厅离的也不远,咱们日常需要的,附近都有的。”唐兰说道:“妈,你干活利索,而且做菜好吃,年轻人都比不上你。”根据罗桂芝的形容,唐兰觉得,她指的地点应该是在大栅栏附近。唐兰在北京安顿好之后,给丹阳市的亲友都写了信,留了联系的地址,讲了讲近况,大概过了十多天,唐兰收到了顾大爷寄来的一封信,信是顾大爷口述,他孙子代笔的,信的内容不多,一张纸都没写满,顾大爷在信里说,顾民成一家人在南坪村的名声下降了很多,流言蜚语最伤人,假的还能说成真的,更何况那些事都是他们两个做下的,村里人有的本来也不信,岁数大的把当年觉得可疑的地方一捋,再加上顾大爷的推波助澜,顾民成的名声,算是彻底坏了。顾大爷气不可遏,可到底是别人的家事,他不能插手,从那以后,他就和顾民称一家断绝了所有的往来,这么多年了,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。唐兰又道:“顾大爷,您哪,推波助澜就行,至于往外传这些消息,我这几天安排了,我走以后,顾家人做的丑事,全南坪村都得知道。”算算时间,也到了罗桂芝去复查的日子,其实复查很简单,就是精神科医生简单询问情况,受没受到过刺激,有没有按时吃药,最后再做一个测试。尤其是赵玉珍,成了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,哪怕是过了好多年,但翻出来后也足够她受着,不光是两个老的,像是李香凤出门,也被人指指点点翻白眼。唐兰往前一走,瞧见上面有一个牌子,原来这里变成了一个驻京办事处。算算时间,也到了罗桂芝去复查的日子,其实复查很简单,就是精神科医生简单询问情况,受没受到过刺激,有没有按时吃药,最后再做一个测试。唐兰一愣,旋即明白过来,他这是对自己不信任。唐兰之前说自己是亲属,随着丈夫来了北京,但这话的真实性很难证明,说不定就是随口扯得慌呢?农民卖粮监管的严格,肯定不能轻易卖给一个陌生人。当初唐兰能在丹阳市开店赚钱,来了北京也一样可以,虽然竞争大,但是这里毕竟是首都,人多机会也多,只是是不是继续做成衣的生意,唐兰还要好好考虑一下。...【阅读全文】
2xsr3 | 12-16 | 阅读(26304) | 评论(42204)
顾大爷的儿子儿媳也去了地里,他感慨道:“每天都忙,自己的地不抓紧干产量上不去,昨天去镇上新买的化肥,今天去地里施肥了,我年岁大了干不了重活,也就是看家。”唐兰接下来的话更打动了他:“大爷,您如果想要钱,我就给您钱,糖票糕点票,如果您有什么票需要,我这有的,也能抵钱,或者以物易物也行。”最近红包群发红包很少,大家主要是在水群聊天,聊的内容五花八门,据唐兰观察,聊的最多的话题就是八卦她的感情生活,唐兰只装作没听见。布料厂附近并不算繁华,可能是附近有厂区的缘故,挺立的房子大多是单位盖的福利楼,周围的设施也是为了厂区的员工而配套的,自然和繁华的市中心不能比。罗桂芝在家里收拾东西,锅碗瓢盆都舍不得扔,罗桂芝念叨道:“这些都是必备品,咱们不拿,到那也得去买。”八十年代的福利房员工只有居住的权利,公房花钱购买是九十年代之后的事,顾茂晖调了职,那么也就意味着需要把福利房腾出来给厂里的其他员工,顾茂晖的东西不多,找了个周末全都搬进了小白楼,排在后面等福利房的人多着呢,突然跳出来一套,还是户型位置都不错的房子,可以想象会多抢手,不过这些都和顾茂晖没关系了。顾大爷气不可遏,可到底是别人的家事,他不能插手,从那以后,他就和顾民称一家断绝了所有的往来,这么多年了,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。罗桂芝回家和唐兰、顾茂晖商量,想去老宅看一眼。唐兰不如罗桂芝会交际,才来了没多久,每天出门,罗桂芝能和好几个人打上招呼,罗桂芝说道:“邻里之间笑脸相迎没坏处,宁围邻一个,不羡友一双,离得近的邻居相处的好,平常的日子才会舒心。”·唐兰一边看着屏幕上的聊天记录,一边数红包余额里的物品,空间还剩下很多,唐兰把不容易携带的东西都扔进了余额里,至于以后怎么和他们解释,以后再说吧,就像罗桂芝说的,以后过日子一样都少不了。这份食堂的工作适合她,每天能填满空余的生活,还能多接触接触人,对她的病也有好处,而且她能照样接送安安,这样适合她的活计简直难寻。听了唐兰的话,罗桂芝心疼的眼神淡去了三分:“那行!我再筛筛!”搬去北京虽然好,但美中不足的是,唐兰的户口没办法迁过去。唐兰只对卖衣服有经验,如果转做其他的,相当于是从头开始。这么大的城市,想必也有黑市的存在吧?不过唐兰人生地不熟的,她没打算去黑市交易,唐兰盯上了卖菜的菜农,她听广播看报纸,听说京郊的农民粮食大丰收,用了优质化肥加上家庭联产制,产量至少翻了倍,这种情况,农村家里应该是有余粮的吧……提到新生活,顾茂晖的眼神里也流露出了期待的神色,他自顾自说道:“咱们住的地方生活很便利,大概二百米左右的地方经常有流动的菜贩子卖菜,卖菜很方便,另外公交两站地的地方就是一家综合医院,如果有个头疼脑热,去医院也不用发愁,小区的后面就是一个小公园,妈你可以带着安安常常去散步,哦对了,电影院和舞厅离的也不远,咱们日常需要的,附近都有的。”·...【阅读全文】
74fl1 | 12-16 | 阅读(66192) | 评论(73859)
唐兰失笑,她如果是市管会的人,这会子也不会承认吧,老孙头多问一句,只是为了心安,她大方笑道:“大爷,市管会的人不会缺粮吃,我真的就是自家吃粮,也买不了太多,一个月二十斤就够了。”唐兰说道:“妈,你干活利索,而且做菜好吃,年轻人都比不上你。”既然如此,唐兰就贴出了转售的通知,几天下来有想盘店的,不过因为价格还有其他方面没谈拢,唐兰算了算,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也就没太着急。罗桂芝这是想起以前伤心了,说起来,罗家人口也不少,但现在也只剩下罗桂芝一个人形单影只了。唐兰把买粮的事回家和顾茂晖罗桂芝说了,罗桂芝有点担心,怕有问题,顾茂晖倒没说别的,只说让唐兰注意安全。唐兰之前说自己是亲属,随着丈夫来了北京,但这话的真实性很难证明,说不定就是随口扯得慌呢?农民卖粮监管的严格,肯定不能轻易卖给一个陌生人。唐兰往前走了几步:“我回来看看冯大姐他们。”严大妈把唐兰往前推了推:“这是我们布料厂新来的顾厂长的爱人,刚搬来没多久,我们住在同一层。”卖菜的大爷冷着脸说道:“没有。”唐兰摇摇头,不知道这种话是谁传出去的,大概是顾民成和赵玉珍吧,他们只是想过得更心安一点。安安的嘴边还沾着馒头屑,顾茂晖给她擦干净,他提高音量问唐兰:“明天我不上班,家里还有什么要买吗?”而且唐兰更担心的是,丹阳市是小城市,衣服款式稍稍新颖一点,能够吸引住客户,北京这里再求创新,可不是一个明智之举。而且唐兰更担心的是,丹阳市是小城市,衣服款式稍稍新颖一点,能够吸引住客户,北京这里再求创新,可不是一个明智之举。唐兰想,如果有机会的话,收购一处四合院,必须得在这两三年内买进,等越到后面,四合院就越难买了,当然,如果有位置价格适中的商品房,只要手里钱足够,也要买下来,囤几套房子,至少几代人能够衣食无忧。一家人去了北京之后,小白楼就闲置下来了,倒是有人和唐兰提起过,想买小白楼,可这是姥家人留下的产业,唐兰不会卖,哪怕是以后没有机会住,她也会把小白楼留下来。听了唐兰的话,罗桂芝心疼的眼神淡去了三分:“那行!我再筛筛!”旁边有卖新鲜的土鸡蛋的,唐兰买了两斤,小心翼翼的拎了回去。顾大爷拿着烟杆的手抖了抖,烟叶子都抖到了地上,他声音颤抖的问:“啥?你是说,桂芝那孩子回来了?”...【阅读全文】
sqz0x | 12-16 | 阅读(87197) | 评论(71826)
安安的嘴边还沾着馒头屑,顾茂晖给她擦干净,他提高音量问唐兰:“明天我不上班,家里还有什么要买吗?”不过这个要到以后才能验证了,唐兰要去北京了,她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群里的各个品牌,众品牌叽叽喳喳,有人说想看八十年代的□□,有人想看没被刻字的八达岭长城,还有人想让唐兰拍拍故宫。顾茂晖到北京之后也彻底断了和顾家人的联系,丝织二厂原来的秘书给他打电话,说是顾茂祥去厂子里找过他很多次,问顾茂晖的情况,还说都是一家人,不管以前发生了什么,都是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的。第137章四合院唐兰越想越美,忍不住笑出声,顾茂晖弹弹她脑门,声音温柔:“傻笑什么呢?”这种吃定量供应粮的日子,唐兰掰手指算算,还要过上十年,十年啊,十年意味着安安上了中学,她也接近了不惑之年。老孙头这下菜动了心,家里的余钱有一些,但都是农村劳动力,不像城里人每个月都发供应,不管多少,想买什么还能攒攒买,大孙子想喝麦乳精、想买大白兔吃,还是托了人换来的票,还搭上了不少人情,与其收钱,倒不如弄点票。顾茂晖到北京之后也彻底断了和顾家人的联系,丝织二厂原来的秘书给他打电话,说是顾茂祥去厂子里找过他很多次,问顾茂晖的情况,还说都是一家人,不管以前发生了什么,都是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的。唐兰失笑,她如果是市管会的人,这会子也不会承认吧,老孙头多问一句,只是为了心安,她大方笑道:“大爷,市管会的人不会缺粮吃,我真的就是自家吃粮,也买不了太多,一个月二十斤就够了。”唐兰不如罗桂芝会交际,才来了没多久,每天出门,罗桂芝能和好几个人打上招呼,罗桂芝说道:“邻里之间笑脸相迎没坏处,宁围邻一个,不羡友一双,离得近的邻居相处的好,平常的日子才会舒心。”就算是在以前,北京的一处四合院也绝对不便宜,能买得起这个地段这个房子的人,不会是普通人,而且听罗桂芝说,不仅仅是在北京,在天津、上海、苏州罗家都有房产的,上海的听说是一处小洋房?唐兰说道:“你去吧,一会儿天黑了,我带安安她们在附近吃点饭,另外家里如果缺什么,这两天我去买买。”当年顾民成和赵玉珍的婚外情,只有亲近的几个人知道,村民都以为,赵玉珍是在顾民成离婚后才结婚的,不知道她是第三者,八十年代的社会风气很保守,插足别人的婚姻虽然没有法律上的约束,但在道德上,是要被人戳脊梁骨一辈子的。唐兰买菜的时候遇到了同楼层的一个大妈,大伙都管她叫严大妈,严大妈是厂委的,听说是一个老北京,在附近很有威望。罗桂芝也赞同:“人家对咱们好,虽然没求回报,但礼尚往来关系才会越处越近。”顾大爷的儿子儿媳也去了地里,他感慨道:“每天都忙,自己的地不抓紧干产量上不去,昨天去镇上新买的化肥,今天去地里施肥了,我年岁大了干不了重活,也就是看家。”不过一年后呢?到时候就要另寻住处了,唐兰听顾茂晖的意思,并没有申请住房的打算。唐兰见到背着筐的菜贩在叫卖,她过去一看,夏天的蔬菜瓜果都有,唐兰买了两斤西红柿、一斤黄瓜和一斤茄子,菜贩是近郊的菜农,家里地里的蔬菜新鲜又干净,每天都过来卖,顾客也都认识他,每天都能卖光。...【阅读全文】
pv0kg | 12-15 | 阅读(69830) | 评论(13591)
顾大爷拿着烟杆的手抖了抖,烟叶子都抖到了地上,他声音颤抖的问:“啥?你是说,桂芝那孩子回来了?”第136章新的开始罗桂芝唏嘘不已,门口有人守着,想进也进不去,只能在门外巴望一眼,看屋檐是被粉刷过的,并没有斑驳的痕迹,从房子本来看说,已经看不出岁月的侵蚀了。顺其自然的好。听了唐兰的话,罗桂芝心疼的眼神淡去了三分:“那行!我再筛筛!”不过一年后呢?到时候就要另寻住处了,唐兰听顾茂晖的意思,并没有申请住房的打算。唐兰又拿起一捆韭菜:“我爱人工作调动,一起搬到了北京。”顺其自然的好。自从唐兰一家搬进来,连个扫帚都没有,还是从严大妈家借的,顾茂晖的工作调动是经厂委研究过的,严大妈比楼里的别人更早知道,316有副厂长要搬过来住,远亲不如近邻,她为人又是出了名的热心肠,确实帮了不少忙。唐兰在服装厂待过,她知道现在住房很紧缺,之所以紧缺,不是因为土地不够,而是因为还没有大面积的兴起商品房,不管是哪个城市,盖起来的房子要么是自建房,要么是单位和企业建造的公房,拿着铁饭碗,免费住着公家房,这是大部分人最期盼的事情。唐兰说道:“你去吧,一会儿天黑了,我带安安她们在附近吃点饭,另外家里如果缺什么,这两天我去买买。”罗桂芝回家和儿子儿媳商量,顾茂晖和唐兰都不想罗桂芝太累,毕竟家里并不缺钱,就算是缺粮食,唐兰也已经想到解决的办法了,罗桂芝说起来轻松,但每天在食堂后厨,忙活的连腰都直不起来,她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,他俩不想罗桂芝太辛苦。布料厂附近并不算繁华,可能是附近有厂区的缘故,挺立的房子大多是单位盖的福利楼,周围的设施也是为了厂区的员工而配套的,自然和繁华的市中心不能比。罗桂芝听旁边楼的女员工说,布料厂的食堂在招人呢,不限户口,每天早上九点到,忙活到下午三点,中午管饭,每个月有二十五块钱的工资,不过算临时工,供应上比不了正式工,只能拿一半的补助。顾茂晖到北京之后也彻底断了和顾家人的联系,丝织二厂原来的秘书给他打电话,说是顾茂祥去厂子里找过他很多次,问顾茂晖的情况,还说都是一家人,不管以前发生了什么,都是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的。顾茂晖去的是西城区的布料三厂,工厂的规模不算大,但算是老牌的工厂,政府扶持的力度很大,听说最近刚完成一些方面的改革。第135章搬到北京唐兰算了算,顾茂晖每个月的供应并不少,粮食定量供应,顾茂晖每个月有四十八斤,一家三口的话,平时打打牙祭吃点私营小饭店,这个斤数足够吃,不过他们是四口之间,这些粮食就显得有些不足了。...【阅读全文】
2gtpf | 12-15 | 阅读(49273) | 评论(25243)
具体情况要顾茂晖去了才知道,顾茂晖这些天迎来送往,身体有些筋疲力竭,走之前丝织二厂说要举办一个欢送会,他走之后,原来的副厂长提了上来,顾茂晖不想太张扬,就婉拒了欢送会的提议。唐兰略思忖道:“没粮食吃呢。”她找了一天时间,回了一趟南坪村,唐兰好久没去顾家了,树枝围成的院子,唐兰在顾家附近绕绕,有村民认出唐兰来,热情的打招呼:“唐兰,回来看看啊?”唐兰笑着打字:“等以后有机会,拍照片给你们看。”唐兰又道:“顾大爷,您哪,推波助澜就行,至于往外传这些消息,我这几天安排了,我走以后,顾家人做的丑事,全南坪村都得知道。”唐兰把买粮的事回家和顾茂晖罗桂芝说了,罗桂芝有点担心,怕有问题,顾茂晖倒没说别的,只说让唐兰注意安全。唐兰这句话一出,顾大爷心酸的抹抹泪:“桂芝那孩子太苦了,这些年我心里一直有愧,对了,她过得咋样?我听说她后来又嫁人了,还又生了娃,小日子过得也红火。”他见唐兰眼生,问道:“你是新搬过来的?”公园门票两分钱,两个人爬爬山,看看花草,天快黑的时候才出来,门口有卖糖葫芦的,罗桂芝掏钱买了两串:“安安喜欢吃糖葫芦,回去给她吃。”顾大爷之所以觉得愧疚,是因为这段姻缘也是他一手促成的,当年罗家人不同意,顾家的家里人也在犹豫,是他担保,说民成这孩子不错,桂芝也是好闺女,两个人在一起能踏实过日子,顾大爷在家族里也算是有点威望,后来顾民成和罗桂芝结了婚,生下孩子,也是甜甜蜜蜜过了两年幸福的日子,顾大爷一直很欣慰,觉得当年他的促成是正确的,可谁知道顾民成外面有了女人怀了孕,后面和罗桂芝离婚。不过这个要到以后才能验证了,唐兰要去北京了,她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群里的各个品牌,众品牌叽叽喳喳,有人说想看八十年代的□□,有人想看没被刻字的八达岭长城,还有人想让唐兰拍拍故宫。严大妈热情的问:“唐兰每天也来卖菜呀,不是我夸,老孙头的菜又新鲜又便宜,这附近的人都买他的菜。”顺其自然的好。可再多的产业,在历史车轮的碾压下,也只是泡影。顾茂晖问唐兰:“妈明天要去医院复查,我请假带她去吧。”唐兰不能每天闲在家里,来了北京,她总得找点事情做,家里有了罗桂芝,家务活和接送安安她都能全包,每个月指望顾茂晖这点工资和供应,早晚会坐吃山空。好在这里离北京也不算太远,等两个孩子大一点,坐火车去北京看他们,也算是旅游了。这份食堂的工作适合她,每天能填满空余的生活,还能多接触接触人,对她的病也有好处,而且她能照样接送安安,这样适合她的活计简直难寻。...【阅读全文】
9eq7a | 12-15 | 阅读(47796) | 评论(34741)
以前是顾忌着罗桂芝,怕赵玉珍闹影响她的病情,可现在都要走了,唐兰也就无所畏惧了。八十年代住房条件一般,很多人家一家几口还挤在二三十米的小房子里,他们四个人能住上两室的房子,也是沾了顾茂晖是副厂长的光。唐兰略思忖道:“没粮食吃呢。”成衣店郑师傅不打算再做,他说自己年纪大了,也到了该养老的岁数,如果兴致好,可以接点做衣裳的小生意,开店对他来说太耗费精力。时间过得很快,在丹阳市的日子只剩下三天了,离开之前,唐兰从红包群里拿出来几罐奶粉,像以前一样换了包装,带给了黄爱国,黄爱国媳妇的奶不多,平时买奶粉不容易,有了这几罐,好歹能解解燃眉之急。唐兰听到安安提起故宫是皇帝住的地方,她这才意识到一个问题,她们去北京了,住在哪里?顾茂晖没和唐兰说起过住的问题。他们从丹阳市出来,每个月供应的粮食没剩下多少,米缸剩下的米送给了黄爱国,千里迢迢的背粮食不划算,还不如带一些其他的物件,毕竟顾茂晖每个月都有供应。唐兰这次来的目的,无非就是探探顾大爷的口风,既然和她猜的所差无几,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,果然,顾大爷说道:“唐兰,你放心,顾民成和赵玉珍想过安生日子,以后别寻思了,善有善报恶有恶报,人做坏事,总得受着报应。”顾茂晖自己先去了北京报道和安顿,等一切安排妥当,又回了一趟丹阳市接唐兰他们。农村自家有粮仓囤粮,粮仓里的粮食放上几年都没问题,大家以前都饿怕了,生怕再赶上饥荒,所以条件好了之后,除了改善物质条件,不约而同的都在家囤点粮食。罗桂芝的话唐兰没听进去,她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:罗家以前是真有钱啊!可是罗桂芝也有她自己的打算,有句话俗气却令她很有共鸣,劳动使人快乐,当年她不干体力活,坐办公室时每天都很充实快乐,结婚后围着锅碗瓢盆,在没有了当初的充实感,如今虽然儿子孝顺,但让她过这么清闲的日子,罗桂芝反而心里不踏实。唐兰诧异的问:“罗家在北京也有宅子?”农村剩余粮食的买卖要正规化,必须卖到粮站去,这方便市管会监管的还是很严格的,说是怕紊乱正常的粮食市场。农村私下买点菜卖点鸡蛋没人管,但如果敢明目张胆的卖粮食,恐怕就要被带去喝茶了。美中不足的是,家里暂时没有粮食,唐兰从外面买了几个馒头当主食,顾茂晖回来的时间刚好,他一开门就闻到了一阵菜香味,安安蹬蹬跑过去抱住他:“爸爸,奶奶做菜啦,洗手快来吃。”顾茂晖问唐兰:“妈明天要去医院复查,我请假带她去吧。”唐兰摇摇头,不知道这种话是谁传出去的,大概是顾民成和赵玉珍吧,他们只是想过得更心安一点。就算是在以前,北京的一处四合院也绝对不便宜,能买得起这个地段这个房子的人,不会是普通人,而且听罗桂芝说,不仅仅是在北京,在天津、上海、苏州罗家都有房产的,上海的听说是一处小洋房?...【阅读全文】
z1s7k | 12-15 | 阅读(29955) | 评论(84594)
老孙头家里也是如此,每年打下来的粮食吃不完,唐兰的二十斤对他来说完全不是问题。算算时间,也到了罗桂芝去复查的日子,其实复查很简单,就是精神科医生简单询问情况,受没受到过刺激,有没有按时吃药,最后再做一个测试。赵玉珍一定会猜到是唐兰参与其中,不过没关系,到了那个时候,他们已经登上了去往北京的火车。顾茂晖去的是西城区的布料三厂,工厂的规模不算大,但算是老牌的工厂,政府扶持的力度很大,听说最近刚完成一些方面的改革。唐兰只对卖衣服有经验,如果转做其他的,相当于是从头开始。唐兰听到安安提起故宫是皇帝住的地方,她这才意识到一个问题,她们去北京了,住在哪里?顾茂晖没和唐兰说起过住的问题。顾大爷之所以觉得愧疚,是因为这段姻缘也是他一手促成的,当年罗家人不同意,顾家的家里人也在犹豫,是他担保,说民成这孩子不错,桂芝也是好闺女,两个人在一起能踏实过日子,顾大爷在家族里也算是有点威望,后来顾民成和罗桂芝结了婚,生下孩子,也是甜甜蜜蜜过了两年幸福的日子,顾大爷一直很欣慰,觉得当年他的促成是正确的,可谁知道顾民成外面有了女人怀了孕,后面和罗桂芝离婚。唐兰现下还没时间为十年以后感伤,第二天顾茂晖领回来了提前预支的供应粮,罗桂芝焖了一锅香喷喷的大米饭,这个月预支了,下个月就不能再领,当务之急,唐兰要想办法弄点粮食过来。唐兰实话实说:“我们一家四口,三个大人一个孩子,每个月指望一份供应,粮食不够吃。”安安是第一次坐火车,她趴窗边的玻璃上一个劲的往外面看,指着远处的山喋喋不休,餐车推过来,顾茂晖买了四份饭,安安吃不了多少,他扒拉了一半饭和菜放在了罗桂芝的饭盒里。唐兰想,自己想的太简单了,她买了菜之后没在多问,接下来的几天,唐兰每天照常卖菜,买蔬菜图个新鲜,反正菜农每天都过来。唐兰这几天认识了楼里的几个邻居,大家都是一个厂子的,唐兰几个人进进出出,好奇的人自然会问上两句。罗桂芝回家和唐兰、顾茂晖商量,想去老宅看一眼。唐兰算了算,顾茂晖每个月的供应并不少,粮食定量供应,顾茂晖每个月有四十八斤,一家三口的话,平时打打牙祭吃点私营小饭店,这个斤数足够吃,不过他们是四口之间,这些粮食就显得有些不足了。自从唐兰一家搬进来,连个扫帚都没有,还是从严大妈家借的,顾茂晖的工作调动是经厂委研究过的,严大妈比楼里的别人更早知道,316有副厂长要搬过来住,远亲不如近邻,她为人又是出了名的热心肠,确实帮了不少忙。当初唐兰能在丹阳市开店赚钱,来了北京也一样可以,虽然竞争大,但是这里毕竟是首都,人多机会也多,只是是不是继续做成衣的生意,唐兰还要好好考虑一下。而且唐兰更担心的是,丹阳市是小城市,衣服款式稍稍新颖一点,能够吸引住客户,北京这里再求创新,可不是一个明智之举。顾大爷的儿子儿媳也去了地里,他感慨道:“每天都忙,自己的地不抓紧干产量上不去,昨天去镇上新买的化肥,今天去地里施肥了,我年岁大了干不了重活,也就是看家。”唐兰又拿起一捆韭菜:“我爱人工作调动,一起搬到了北京。”...【阅读全文】
q714t | 12-14 | 阅读(79697) | 评论(11889)
不过一年后呢?到时候就要另寻住处了,唐兰听顾茂晖的意思,并没有申请住房的打算。罗桂芝的话唐兰没听进去,她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:罗家以前是真有钱啊!唐兰说道:“你去吧,一会儿天黑了,我带安安她们在附近吃点饭,另外家里如果缺什么,这两天我去买买。”顾大爷唏嘘了一阵,他听说罗桂芝现在和顾茂晖唐兰一起生活,总算是露出了一个笑模样:“年轻时受了不少罪,老了老了,也算是儿孙绕膝了。”唐兰摇摇头,不知道这种话是谁传出去的,大概是顾民成和赵玉珍吧,他们只是想过得更心安一点。唐兰摇摇头,不知道这种话是谁传出去的,大概是顾民成和赵玉珍吧,他们只是想过得更心安一点。唐兰越想越美,忍不住笑出声,顾茂晖弹弹她脑门,声音温柔:“傻笑什么呢?”提到新生活,顾茂晖的眼神里也流露出了期待的神色,他自顾自说道:“咱们住的地方生活很便利,大概二百米左右的地方经常有流动的菜贩子卖菜,卖菜很方便,另外公交两站地的地方就是一家综合医院,如果有个头疼脑热,去医院也不用发愁,小区的后面就是一个小公园,妈你可以带着安安常常去散步,哦对了,电影院和舞厅离的也不远,咱们日常需要的,附近都有的。”顾大爷拿着烟杆的手抖了抖,烟叶子都抖到了地上,他声音颤抖的问:“啥?你是说,桂芝那孩子回来了?”唐兰说道:“你去吧,一会儿天黑了,我带安安她们在附近吃点饭,另外家里如果缺什么,这两天我去买买。”安安知道要去北京了,开心的拍拍手:“我想去爬长城,书里的长城特别好,还有故宫,老师说是以前皇上住的地方。”只是单单传几句谣言没人信,这时候只要顾大爷模棱两可说上几句,顾家人也就没机会辩驳了。成衣店郑师傅不打算再做,他说自己年纪大了,也到了该养老的岁数,如果兴致好,可以接点做衣裳的小生意,开店对他来说太耗费精力。唐兰离开了服装厂,虽然服装厂每个月的供应没有了,不过自从她继承了小白楼这套房产之后,把户口迁到了城里,每个月可以领城市居民的补助,虽然没有工作单位发放的比例高,但也足够吃喝。唐兰略思忖道:“没粮食吃呢。”唐兰听顾茂晖的描述,大概在脑中想出了大致的位置,她在红包群里得到过一张八十年代的地图,唐兰曾经在地图上找过,和后世的北京城相比,现在这会儿很多建筑和设施还没建起来,显得荒凉一些。唐兰这次过来,成衣店的衣服她带过来不少,不过只有一部分放进了行李包,其他的她都塞进了红包余额,唐兰心里有数,点点头道:“我不缺衣服,不过可以给安安和妈扯一身穿。”唐兰这次过来,成衣店的衣服她带过来不少,不过只有一部分放进了行李包,其他的她都塞进了红包余额,唐兰心里有数,点点头道:“我不缺衣服,不过可以给安安和妈扯一身穿。”...【阅读全文】
8lsgx | 12-14 | 阅读(46301) | 评论(16097)
两瓶本地产的白酒,一匣子点心,唐兰去的时候,顾大爷靠着摇椅在门口晒太阳,蒲扇一收,连忙把唐兰迎了进去,一个劲说她太客气。赵玉珍一定会猜到是唐兰参与其中,不过没关系,到了那个时候,他们已经登上了去往北京的火车。可再多的产业,在历史车轮的碾压下,也只是泡影。老孙头这下菜动了心,家里的余钱有一些,但都是农村劳动力,不像城里人每个月都发供应,不管多少,想买什么还能攒攒买,大孙子想喝麦乳精、想买大白兔吃,还是托了人换来的票,还搭上了不少人情,与其收钱,倒不如弄点票。唐兰一愣,旋即明白过来,他这是对自己不信任。顾茂晖说,下火车之后直接坐公交就能到家,暂时住的地方是布料厂的宿舍楼,三楼朝南的房子,两室一厅大概有不到五十平,这样的居住环境已经算是很好了。唐兰听顾茂晖的描述,大概在脑中想出了大致的位置,她在红包群里得到过一张八十年代的地图,唐兰曾经在地图上找过,和后世的北京城相比,现在这会儿很多建筑和设施还没建起来,显得荒凉一些。唐兰摇摇头,不知道这种话是谁传出去的,大概是顾民成和赵玉珍吧,他们只是想过得更心安一点。以前是顾忌着罗桂芝,怕赵玉珍闹影响她的病情,可现在都要走了,唐兰也就无所畏惧了。顾大爷气不可遏,可到底是别人的家事,他不能插手,从那以后,他就和顾民称一家断绝了所有的往来,这么多年了,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。老孙头这下菜动了心,家里的余钱有一些,但都是农村劳动力,不像城里人每个月都发供应,不管多少,想买什么还能攒攒买,大孙子想喝麦乳精、想买大白兔吃,还是托了人换来的票,还搭上了不少人情,与其收钱,倒不如弄点票。唐兰不能每天闲在家里,来了北京,她总得找点事情做,家里有了罗桂芝,家务活和接送安安她都能全包,每个月指望顾茂晖这点工资和供应,早晚会坐吃山空。做生意也不能急在一时,唐兰暂且先按下心思,她们一家新来不久,还是要先熟悉熟悉环境。唐兰把买粮的事回家和顾茂晖罗桂芝说了,罗桂芝有点担心,怕有问题,顾茂晖倒没说别的,只说让唐兰注意安全。农村剩余粮食的买卖要正规化,必须卖到粮站去,这方便市管会监管的还是很严格的,说是怕紊乱正常的粮食市场。农村私下买点菜卖点鸡蛋没人管,但如果敢明目张胆的卖粮食,恐怕就要被带去喝茶了。农村自家有粮仓囤粮,粮仓里的粮食放上几年都没问题,大家以前都饿怕了,生怕再赶上饥荒,所以条件好了之后,除了改善物质条件,不约而同的都在家囤点粮食。可再多的产业,在历史车轮的碾压下,也只是泡影。罗桂芝最近的精神状态很好,人更爱笑了,也不像以前那么拘束,唐兰陪着罗桂芝做完检查,两个人去公园逛了一圈。...【阅读全文】
共5页

友情链接,当前时间:2017-12-17